富二代app官网下载链接

Posted by admin at 2021年2月16日

Category: 未分类

Tags: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两人一阵饥肠辘辘,只好穿上衣服准备出去吃饭。

   秘书急忙的跑来,脸色铁青。

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柯冰冰柔声问道。

   秘书轻轻扫了一眼柯冰冰满是柔光的侧脸,不禁一阵好奇。

   刚才还委屈的柯冰冰,她和赵立晨呆了几个小时,柯冰冰就容光焕发。赵医生果真厉害!

   “大小姐,事情不好了!孟家停止供应我们医院的所有医疗设备,刚刚谈好的那批材料,恐怕要……打水漂了!医生们怨声载道,您看……”秘书弓着身子,一脸的担忧。

   “没关系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赵立晨低声应和道。

   “可是……外面的医生已经闹起来了!他们没有医疗器械,如何给患者看病呢?”秘书壮着胆子问道。

   “谁在闹事儿?”赵立晨轻轻挑了挑一双浓眉,笑着问道。

   “还不是采购科的科长宁光雨吗?这小子就是孟广才的走狗,博仁医院有什么动向,他都会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报告。这几个月以来,宁光雨没少吃回扣。”秘书对宁光雨的为人了如指掌。

   “是吗?我离开博仁医院以后,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吗?”赵立晨对宁光雨更加好奇了。

   清纯水果mm清澈大眼俏皮写真

   “是的,整个医院上下都怕他。所有的科室都需要医疗器械,宁光雨算是扼住了整个博仁医院的喉咙。如果没有他,医院就要停摆。孟家就是培养了自己的势力,才会在医院里横着走。大小姐也是无奈,才会纵容他们。”秘书把医院的人际关系看得十分透彻。

   “我不是说过了吗?医疗器械采购的事情绝对不能交给一个人来做。如果那个人临时反水,医院的运行就会受到巨大的阻碍,怎么不听呢?”赵立晨有些埋怨的望着柯冰冰。

   柯冰冰紧紧的抿着嘴唇,一脸的无奈:“我能怎么办?离开博仁医院之后,我们医院的营业额就大幅下降。接连几个月,博仁的营业额都跳水似的减少,我为了留住医生,也只能这样做。宁光雨是孟广才的外甥,他们之间的勾当,我不是不清楚。为了拿到质量好,价格低的医疗器械,我就对他们睁只眼闭一只眼。没想到宁光雨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,他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从背后捅我一刀。”

   看着柯冰冰一脸的愤恨,赵立晨无奈的摇头:“这样做,就是为今天的一切埋下了隐患。我去看看!”

   “赵医生千万不要动武,宁光雨这小子非常奸诈。很多有正义感的医生都被他给挤走了,如果不是看在孟广才的面子上,大小姐绝对不会这样做的。他煽动起人心来,真是一把好手。”秘书警告道。

   “放心吧,这件事我会处理的!”赵立晨扣好了领口的扣子,疾步朝着楼下走去。

   几个医生聚集在博仁医院的门口,义愤填膺的样子引来众人侧目。

   所有的患者都拿起手机,准备拍摄下这一幕。

   “们说,柯冰冰是不是太过分了?她为了自己的男朋友,挤走了我们医院的供货商,她是不是想让我们喝西北风?”宁光雨情绪激动,高声叫嚷道。

   “就是!柯大小姐这次玩得实在太大了,她根本不顾医院医生的死活。再这样下去,我们拿什么东西给患者看病?”一个医生随声附和道。

   “柯冰冰就是头发长见识短,这样的女人,绝对不可以留在博仁医院当总裁。我建议,大家投票罢免柯冰冰!”宁光雨振臂高呼。

   “说什么?”一个清冷的声音穿过人群,清清楚楚的落入众人的耳朵。

   所有人都自动让出一条路来,目光灼灼的望着眼前气场强大的男人。

   赵立晨款款而来,他定了定心神,才勾起嘴角。

   “是宁光雨吧?如果我没猜错,一直负责博仁医院的采购。”赵立晨一开口,就没给宁光雨留任何的面子。

   “当然!我是博仁医院的采购科科长。”宁光雨扬起下巴,眯着眼睛打量眼前的赵立晨。

   赵立晨望着满脸气恼的宁光雨,才开始平息众怒。

   “是孟广才的外甥?”赵立晨一击即中,让宁光雨的身份受到了怀疑。

   “对呀。我就是孟广才的外甥,那又怎么样呢?我拿着博仁仁医院的工资,我当然要为博仁医院着想了。”宁光雨翻翻眼皮,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。

   “据我所知,在博仁医院做采购科科长这几个月来,捞了不少的好处……”赵立晨故意拉长声音,等待对方的反应。

   “赵立晨,休要血口喷人!我一直尽忠职守,为医院着想。如果不是柯冰冰为了和孟广才撕破了脸皮,我们医院的医疗器械怎么会被停供呢?”宁光雨翻脸就不认人。

   “宁光雨,这话说的,我就不爱听了!孟广才的儿子跑到柯冰冰的办公室里行凶,我们还要毫无廉耻的跪舔他们孟家父子吗?柯冰冰为了我和孟广才翻脸?这话说的和事实有点出入啊!这本账簿记载了宁光雨在任期间,和孟广才的一切钱财交易,大家可以传阅一下。”赵立晨从口袋里面掏出了宁光雨收受回扣的的证据,放在了所有医生的面前。

   刚才,几个医生还义愤填膺,当他们看到那本账簿的时候,大家才知道宁光雨所说的都是片面之词。

   几个月间,宁光雨从博仁医院贪污了几百万的公款,他和孟广才沆瀣一气,故意抬高医疗器械的价格,从中牟取私利。如今真相大白,宁光雨的所有怂恿都变得不那么单纯了。

   柯冰冰也不是好惹的人物,她早就收集了宁光雨犯罪的证据。为了一防万一,柯冰冰才把帐簿藏起来,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 没想到,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。

   宁光雨不但恶人先告状,还挑唆博仁医院的医生跳槽。把这样的人留在医院里,无非是自掘坟墓。

   “……们污蔑我!这些账本都是假的,我从来没有在医院拿过任何回扣!”宁光雨失声否认。

   “那这段视频要怎么解释?”赵立晨从怀中掏出手机,直接连接了大厅中的大屏幕。

   一个幽暗的会所内,两个绝色美女懒散的坐在宁光雨的大腿上,女人细细的手腕中还擎着葡萄,一点一点的送入宁光雨的嘴里。

   “宁先生,可是我们会所的贵客!”女人娇媚地道。

   “好!好!们长得太漂亮了,我就喜欢们这样的女人!白白净净的,还会说体己话。不像我家里的那个母老虎,日日与我作对。来,让我亲一口!”宁光雨色胆包天,他的手在女人雪白的大腿上轻轻的划过,慢慢地探入其中。

   女人没有穿底裤,花心被宁光雨触碰到的时候,女人发出一声尖叫。

   “啊……宁先生,我好喜欢!这份合同,会签的吧?”女人从肉浪中掏出了一份事先拟好的合同,轻轻的推到了宁光雨的面前。

   “好!我签!”宁光雨不由分说的签上自己的大名,转眼间就把怀中的女人给压倒了。

   场面一度十分火爆。

   赵立晨把画面定格在那张合同上面,并且无限放大。

   里面的各项条款清清楚楚,容不得宁光雨抵赖!

   宁光雨负责把采购的医疗器械价格提高,他低价从孟广才那里拿到货,再高价出售卖给柯冰冰。如果柯冰冰不肯收,几家医疗器械供货商都会联合起来抵制博仁医院。这样,博仁医院就会乖乖就范。

   合同的金额巨大,绝非正常的生意往来。

   赵立晨邪魅一笑,他的脸上满是得逞之后的快意。

   “怎么样?们要跟着这种贪污犯继续闹事儿吗?”赵晨高声呵斥。

   所有医生都垂下眼眸,做鸟兽散状。

   “赵立晨,不用得意的太早!孟广才和我联手,我们在哪里都可以生存!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!”宁光雨转身告辞,却被博仁医院的警卫给拦了下来。

   “宁光雨,不能走。鉴于的行为已经触犯刑法,我们做了报警处理。警察会查清楚的犯罪过程的!”警卫科叫人拦住了宁光雨的去路。

   “我看谁敢?们敢惹我,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!”宁光雨大声叫嚣。

   几个保安把宁光雨堵在了医院,只等着警察上门。

   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,一个女人满脸爆怒的冲了进来。宁光雨脸色大变,如老鼠见了猫一般,连连闪躲。

   “不要脸的东西,给我说清楚,刚才那段录像的内容!”女人双手叉腰,一副母夜叉的样子。

   “老婆,千万不要相信赵立晨的话!他就是个无赖,他诬陷我!”宁光雨立刻变了一副脸,连连求饶。

   “无赖?诬陷?我看才是无赖!孟家的人就没有什么好东西,和他们走得那么近,我早就发现情况不对了!竟然背着我和那几个女人厮混,觉得我是什么?家里的垃圾吗?随手就可以扔掉?”女人怒不可遏的朝着宁光雨飞奔而来。

   宁光雨灵巧的闪躲过女人的攻击。

   女人见状,更是气不打一出来。她随手抄起一把拖布,在众人面前舞得虎虎生威。

   “老婆,千万别生气!听我解释……我只是逢场作戏而已,根本没动真情。是孟广才给我找的女人,我就是……”宁光雨还在狡辩。

   “闭嘴!就是无耻的烂货,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厮混,对的起我,对得起孩子吗?”女人大声哭嚎,她一下下的打在宁光雨的脊背上。

   宁光雨也知道自作孽不可活,他扑通一声跪在女人的面前,大声哭诉:“老婆,一切都是我的错,就原谅我这一回吧!我给家里做了那么多贡献,不看僧面还看佛面。看在孩子的面子上,饶了我!就这一回,下次我再也不敢了!”

   “我不信!们这些男人就是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!今天我不和拼命,我就不是老婆!”女人极其强悍地给了宁光雨几棒。

   宁光雨单薄的小身板,根本不是他老婆的对手。几次对打,宁光雨就败下阵来。

   两个人闹得正凶,警察接到博仁医院的报案,过来了解情况。

   “哪位是宁光雨医生?”一个温柔的女人手中拿着逮捕令,一脸肃穆的问道。

   赵立晨上下打量女警,不由得春心大动。

   “市公安局什么时候来了一批女警?为什么我没有见过?她长得真好看啊!”赵立晨在心中暗自嘀咕。

   “我……我就是!警官,快救救我吧!您再不来,我就要被这个母夜叉给打死了!”宁光雨撒腿跑到了女警官的身后,寻找避风港。

   女警官定定的望着面前撒泼的女人,一脸不耐烦的道:“这位小姐,请放下手中的武器,否则……我们就不客气了!”

   “小姐?我才不是什么小姐呢!宁光雨在外面搞女人,他找的人才是小姐呢!”女人破口大骂起来。

   就在此时,失控的女人轮着拖布,直直的朝着警官身后的宁光雨而来。

   宁光雨吓得蹲在地下紧紧抱头,只见女警官身手矫健,她一个擒拿手,直接把女人手中的拖布杆儿截成了两段。

   如此震撼的场面,赵立晨好久没见过了。

   果真是警校培养出来的警花,动起手来还真不含糊!

   赵立晨饶有兴趣的望着女警,心中对她的兴趣又徒增了几分。

   “我说过了,让放下武器,偏偏不听!我是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第一支队的警察汤明明。小姐,涉嫌妨碍公务罪,被捕了!”汤明明一脸正色道。

   “啊……我不活了!这是什么世道啊!那个死鬼出去鬼混,还和那些脏女人在一起,我是受害者,我凭什么要被抓起来审问?呜呜呜……太没有天理了!”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本事算是炉火纯青。

   “小姐,如果不服,可以投诉我的处理结果。把人带走!”汤明明轻轻一挥手,几个同事就过来帮忙了。

   “宁光雨先生,必须和我们走一趟。涉嫌贪污公款,这是逮捕令!”汤明明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纸,轻轻的推到了宁光雨的面前。

   宁光雨一脸错愕地望着汤明明,毫无狡辩之力。

   柯冰冰和穆东城就站在博仁医院的门口,看着宁光雨被带走。

   此次的大清洗只是刚刚开始而已,赵立晨不止要让博仁医院重振雄风,他还要让滨江的医疗器械供应商都联合起来,抵制孟家的一家独大。

   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去吃顿饭吧!折腾了这么久,我想应该饿了。”赵立晨轻轻捏了捏柯冰冰的肩膀,一脸的疼惜。

   “赵医生,这次多亏了,如果不是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样对付这几个无赖!”柯冰冰提及此事,仍旧心有余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