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草莓无限看深夜释放自己

Posted by admin at 2021年2月16日

Category: 未分类

Tags:

乔父乔母表示想了解下乔佳月的想法,他们见她一直都没反对过婚事,就觉得她应该是满心期待的。

但是从她和兰婆婆的对话中来看,这里头还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?

乔母泡了一壶茶,又拿了一小碟的腌杨梅,三人就围着炕桌盘腿坐着,好好聊一聊今天这事。

“月儿,你有什么事就跟阿娘说。”乔母拍着乔佳月的手问道。

乔佳月犹豫了下,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。

乔父和乔母听了不由面面相觑,他们没想到女儿对鬼神之说如此的深信不疑。

乔父有些无奈,“你跟你爷爷不亲,又隔了辈分,并不需要守孝那么久。而且按照兰婆婆的话,三月份还在百日内,你结婚是可以的。”

“真的可以吗?”乔佳月不懂,前世也没人教她这些,更没有人跟她聊这些红白事的注意事项。

“放心吧。”乔父拍拍乔佳月的头,“要不然兰婆婆就不会同意了。”

乔佳月不由缩了下脖子,“阿爸,我不是小孩子了,别拍我头啦。”

乔父的手一顿,笑着说:“你在阿爸眼里,永远是小孩子。”

乔母在一旁看着笑,这对父女啊,还是一样的幼稚,“好了,好了,我们来谈一谈今天的事。”

风吹起少女长发温柔唯美沁人心脾写真

“如果按照兰婆婆说的来,选三月的时间,但三月有两个日子合适,你们觉得哪个更合适?”

乔父算着时间,“三月初五怕是不行,刚好在清明后几天,我们在家里赶不过来。”

今年清明还是比较重要的。

乔父不说乔母都忘记初五邻近清明了,这确实是个问题,“那就三月十六,邻近谷雨,天气变暖和了,应该合适。”

相比之下,时间也更充裕。

乔佳月没什么意见,其实早在就他们订婚的时候,一个合适的时间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那时间确定了,你就明天跑一趟严教授家,请他去邓家走一趟,正式把婚期定下来。”乔母看向乔父说道。

乔父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,他拿出邓家给的礼单,小心地放到炕桌上。

“这是邓家给的聘礼单子。”

乔母见状,也拿出他们准备的单子,不过是一张普通的红纸,上面也写着不少的东西。

乔佳月还没见过自己的嫁妆单子呢,也凑上去。

手表、收音机、缝纫机等就不说了,这张单子上还添加了电视、冰箱、风扇等电器。

电视现在不少人家都有了,但是电冰箱还是比较少见的,其实在海市和京市不少人家家里就有。

这两年乔佳月不知道,但是前些年,就是蔡家家里都没有电冰箱的。

换到高山大队,只怕都没人知道电冰箱是什么东西。

除了家用电器,还有家具、被子等结婚必备品,以及乔母从郑如肃寄来的那些东西中选的几样古董。

但是两张单子放在一起,价值对比太明显了,乔父乔母不由犯愁。

虽说嫁女高嫁,但是他们并不希望差得太多。

乔佳月见父母都在犯愁,她就笑着说:“阿爸阿娘,不用担心,我这边选几样东西放进去就行了。”

“什么东西?”乔母疑惑地问。

乔佳月笑了下,“阿娘,您觉得我最擅长什么?”

她只是稍微提醒一下,乔父乔母马上就明白了,他们对视了一眼,“你要陪嫁配方?”

乔佳月点头,“阿爸阿娘会介意吗?”

“那是你的东西,你想怎么处理是你的事。”乔母说道,女儿出嫁了并不代表娘家的事就一刀两断了,他们需要她的帮忙自然会去找她。

乔佳月这十几年下来,大大小小的方子就有不少,还里头还不包括他们不知道的。

乔父赞同乔母的话,“不过你打算给什么方子?”

“我还没想好,邓家主要是做什么生意呢?”乔佳月突然有些汗颜,她好像都没问过邓迎他家里的具体情况。

乔父对此一点都不意外,“邓家的生意涉足多种行业,不过在特殊时期不是停了就是上交了。”

“如今邓家手里主要是粤省的贸易商行,还有酱料厂,还有位于哲省的丝绸庄子。”

这些都是乔父知道的,至于其他的,他就不清楚了,毕竟邓先昌也不可能把所有产业都跟乔父说一遍。

乔佳月若有所思,她想了想,“酱料那就好办了,我这刚好有配方,凑齐五个吧。”

“那行,等会就添上去,之后如果想到什么再补。”乔母拍板定下来。

然后他们又开始商量,比如电器这些要在哪里买,买什么样的牌子,说到这些,乔佳月就插不上话了。

她开始在系统包裹里翻找自己以前写下或完善的配方。

比如那调味粉,以及因为调料粉而衍生的酱料、腌制方子等,不过这里头,有不少她都没动手做过,所以是不是成功的方子就另说了。

乔佳月挑好了配方,就拿出纸笔开始写信。

她不知道顾文颖、陈绵她们有没有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,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总要通知他们一下。

至于乔秋月,她现在在工厂里实习,轻易不请假,她让乔父送一份糖果就行。

第二天,乔佳月去上学了,乔父也去请严教授帮忙,两人的婚事算是正式提上了日程。

邓家很是意外,他们没想到乔家会把婚期选在三月,其实他们都以为婚期怎么也要到明年了。

他们惊讶的同时也很高兴地接受了这个时间,快速地动起来,准备各种婚礼的事情。

乔父和乔母把乔佳月的婚期给定好,心里也放下了一件大事,四号就启程回权市了。

定好婚期后,乔佳月没觉得自己生活有什么变化,除了跟邓迎在学校里每天见面、相处的时间多了。

实际上,到了最后这一年,许多学生都开始寻找合适的对象,约着在哪里一块工作。

他们这一届学生,基本上都是年龄偏大的了,已婚的还好说,未婚的基本上都是大龄青年了。

所以现在成双成对的人并不少见,乔佳月和邓迎在一块也不会显眼了。

乔佳月其实对其他人的感情状态并不怎么关注的,但是宿舍里,舍友、隔壁舍友偶尔串门闲聊,就能知道不少消息。

还有的宿舍关系好,一起给人出谋划策呢。

到这时,她才知道原来有不少恋情都是在水面下的,同时也有人在取舍间左右摇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