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女131app

Posted by admin at 2021年2月14日

Category: 未分类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言洛希用力点头,“真的不用,如果实在想为我做点什么,那就请我吃甜品吧,顺便再请我吃晚饭,我一定不会拒绝的。”

   韩峥忍俊不禁,“好。”

   两人先去了甜品店,凉丝丝的甜品消灭了言洛希心头的火气,她幸福的叹息,“唉,还是国内好,国内这么多朋友,心情不好的时候还有人请吃饭。”

   “知道国内好,当初为什么还要往国外跑?”韩峥拿起面前的冷饮喝了一口,目光深沉的看着她,犹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情形,那个时候她倔强不服输的眼神深深的刻在了他脑海里。

   这五年,他下意识在找那样一双眼睛,倔强又不服输的眼神,可是再没有在别人眼睛里看到过。

   后来她主动联系他,他才知道他为什么对那样一双眼睛牵肠挂肚,念念不忘。

   “不是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么?与其待在国内,那个时候去国外是我唯一的选择。”当初她给厉夜祈带来的负面影响,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。

   再加上她并不想再与厉家人周旋下去,离开这座满是伤心的城市,是她当初能够找到最安全的方式。

   “没有人人喊打,我永远站在那边。”

   言洛希一怔,她避开他深情款款的目光,道:“谢谢啊,那个时候还愿意站在我这边的,就只有警察了。”

   韩峥知道她是故意曲解他的意思,他嘴唇动了动,到底还是没有再多说,“等会儿想吃什么?”

   校园妹妹干练马尾操场狂奔美图

   “吃了甜的,又想吃辣的,我好久没去吃海底捞了,甜妞儿现在不能陪我去吃,要不待会儿我们去吃海底捞?”说到吃,言洛希眼睛闪闪发亮。

   韩峥点头,“好啊,就去吃海底捞,我订位置。”

   晚上,两人吃完火锅,韩峥开车送她去医院,大约是这几天太累了,言洛希靠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,韩峥缓缓将车停在医院门口,偏头看着她纯真的睡颜,他眼底染上笑意。

   她能放心的在他身边睡着,说明她内心很信任他。

   因着这份信任,他就知道他在她心里是特别的,只是这份特别只是单纯的友谊,他轻轻抬起手,在虚空中描画着她的轮廓。

   言洛希忽然动了动,韩峥连忙缩回手,见她睁开眼睛,朝车窗外看了一眼,她抹了抹嘴角,“我怎么睡着了,到了怎么不叫醒我?”

   “刚到,看睡得香,就不忍心叫醒。”

   言洛希打了个哈欠,眼睛里闪烁着泪光,她道:“那我先上去了,谢谢请我吃饭。”

   韩峥微笑,“不要和我这么客气,以后想吃甜的辣的都可以来找我,我会陪吃到高兴为止。”

   言洛希莞尔,“不愧是我的好闺蜜,回去开车注意安全,拜拜。”

   言洛希拿着文件袋下车,站在车边她冲韩峥挥了挥手,直到他开车驶出医院,她才转身走进医院。忙碌的这几天,她总是匆匆来又匆匆的走,她似乎好久没有好好陪陪小零。

   乘电梯上楼,她来到病房,里面传出男人温和的声音,她的心莫名悸动了一下。其实这两天她早出晚归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为了避开厉夜祈。

   她站在门口,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,她才推开门进去。

   言零看见言洛希不再是半夜过来,他兴奋的大喊,“妈咪,来了。”

   言洛希感觉男人的背影似乎僵了一下,她将文件袋和包放在沙发上,她快步走到病床边,俯身亲了一下言零的额头,“怎么这么兴奋,我不是早上才离开吗?”

   “看到妈咪高兴,对吧,厉叔叔?”言零冲厉夜祈眨眼睛。

   厉夜祈站起来,他神色冷峻,淡淡的扫了言洛希一眼,道:“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 言洛希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走出病房,她有些怅然若失,果然那天她的话说得太重了,这几天两人几乎也是零交流。

   手腕被一只小手拉了拉,言洛希回神,在病床边坐下。

   言零眨巴着眼睛看着她,“妈咪,和厉叔叔吵架了吧?”

   言洛希轻刮了下他的鼻子,“我们是成年人了,哪里会动不动就吵架?别担心哈,我们现在挺好的。”

   “真的吗?们刚才的眼神可是零交流,妈咪,我不是孩子,我可是资深的演员,有没有吵架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哦。”言零得意洋洋道。

   演戏最重要的就是眼神和表情,他们不仅眼神零交流,就连对话也比以往少,不是闹别扭了是什么?

   言洛希失笑,“分明就是个孩子。”

   “妈咪,其实厉叔叔人挺好的,不是说我是和他的儿子吗?那们能不能为了我这个儿子着想,好好在一起,不要让我操碎了心?”

   言洛希捏了捏他的鼻子,“瞎操心。”

   从病房出来,言洛希在吸烟区找到正在抽烟的厉夜祈,他脚边散落了好几个烟蒂,她走进去,尼古丁的味道呛得她呼吸不畅。

   她站在他面前,伸手拿走他指间夹着的香烟,“别抽这么多烟,对身体不好。”

   厉夜祈沉着俊脸,目光冰冷的落在她脸上,“刚才是谁送过来的?”

   言洛希一怔,她将烟摁灭,扔进垃圾桶,然后蹲下来拾烟蒂,“我去招商办交竞标书的时候遇到韩峥,他请我吃饭,然后送我过来的,怎么了?”

   厉夜祈没想到她会如此坦城,他讥讽道:“这么巧?他不是专程过去找的?”

   言洛希仰起头望着他,“厉夜祈,别这样说话。”

   “那要怎样说话?我应该恭喜们吗?还是说什么时候要给我发请柬?”厉夜祈的声音越来越冷,想到她有可能会嫁给韩峥,他的心肺都要气炸了。

   言洛希站起来,将烟蒂扔进垃圾桶,她道:“我和韩峥不是想象的这种关系,我说过我们只是朋友。”

   “他对有意思,我不相信不知道。”

   言洛希抬手抚了抚额,“可我也和说过,我只把他当成朋友,或许觉得,因为他对我有意思,我就该尽量疏远他,但我不想失去这个朋友。”

   “所以是喜欢他?”